冲账

并将其中30万元以匡某名义于当年2月4日开户存入银行
更新时间:2020-09-15 20:30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据陈衍波介绍,2004年9月前后,清江公司对酒店进行审计期间,陈衍波向公司领导汇报了酒店的一些问题,左得知后怀恨在心,随后陈被迫离职,两人关系彻底恶化。2004年9月间,酒店出纳匡某从陈衍波的办公室和公文包里窃取了两张共计有30万元的股票存款凭证。

  当年,正值丽景酒店筹备开业之际,清江公司委派了该公司的干部左某某担任丽景酒店的总经理,其余人员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财务部经理陈衍波便是酒店众多聘用人员之一。丽景酒店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一开业生意就非常红火,酒店各项收入与日俱增。然而,酒店生意兴隆的同时,经济效益却极其低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酒店财务部经理陈衍波与总经理左某某的矛盾日益显露出来。2003年底,左某某在陈的办公室偷装了监控摄像头。

  2007年,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陈衍波有期徒刑十年,对陈衍波贪污所得公款31万余元予以追缴。

  对此,陈衍波的辩护律师认为,陈衍波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我国《刑法》有关规定,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的行为。贪污罪的对象只能是公共财物。

  审判长问陈衍波:“本案将由我们三个法官进行审理,三亚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李某某等人进行公诉,需要申请回避吗?如果需要,请说明理由。”

  时光回溯到2001年。深圳市清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江公司)、海南荆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荆楚公司)两家国有企业共同投资在三亚市大东海湾投资兴建了一家四星级旅游度假酒店,酒店的名字就叫做丽景海湾酒店(国有企业,以下简称丽景酒店)。清江公司和荆楚公司两公司的各自出资分别占96.95%和3.05%。

  当日下午4时40分许,审判长敲响法槌后宣布:“本案休庭,等检察院的领导讨论作出决定后再通知开庭时间。若检察院驳回了陈衍波的申请,陈可在接到驳回通知后12天内提出复议。”

  检察院指控称,后来,陈衍波以总公司审计为由,让匡某于当年9月14日和15日分三次到银行取出30万元,陈随后将该30万元存入其的股票账户用于炒股。后来因匡某向其索要30万元的收条,陈便将两张背后有其签名的存款凭证交给匡某。此外,2002年9月至2004年5月期间,陈衍波利用其担任财务部经理之便,交代会计在记账凭证上增加工资费用,虚提工资用来冲抵其个人欠款1万余元。

  总公司要来审计是财务部员工都知道的,这30万元的存在是一个危险(这等于是设置“小金库”),任何人都不会主动去揽过来承担责任,所以,陈衍波认为他不存在找匡某要求保管该30万元的情况。这30万元是左总经理交给匡某保管的,如果不经过左总同意,匡某不可能将钱交给其保管,即便是其迫使匡某将钱交其保管,也只需要给银行卡就可以,而无须到银行提现。其到证券公司存款后习惯在凭证上签字,以防止证券公司借用其资金运做股票,匡某很容易拿到这些凭证,这30万元凭证与左总经理的30万元假账数目刚好相同,就被利用成为陷害其的证据。在匡某已经把钱存入其股票账户后,如果其要利用职务之便,就绝对不会给收据,也更不可能给存款凭证了。其在酒店的个人欠款来源于因工出差的借款,由于有一部分出差费用高不能报销,为了不贴钱,提高其工资冲抵借款是正常的,在酒店财务部是公开的惯例,并没有给酒店造成损失。

  辩护律师认为,本案中的“30万”曾经是国有财产,但从在酒店总经理左某某授意出纳匡某将该款从公司财务账目中分离出来被左某某控制那一刻起,就不属于国家财产,而是左某某的贪污赃款,事实上这笔款归左所有而存于匡某名下。这就形成了“小金库”,即账外账。根据有关规定:凡违反国家财经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侵占、截留国家和单位收入,未列入本单位财务会计部门账内或未纳入预算管理,私存私放的各项资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为保持调帐的完整性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